小思遠出現生命體徵,搜救人員急奔醫療站
  昨天中午11點半,龍泉村文化廣場上又增添了一具小小的遇難者遺體。這名遇難孩子的父親,在過去的數十小時內,失去了妻子,又經歷了兒子“死而復生”,最終又“生”而復死的人生悲劇。
  兩個家庭的命運
  龍泉村是此次魯甸地震中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於前日徒步5公里前往該村視察,並向死難者默哀。昨天一早,大理州公安消防支隊開進龍泉村,對倒塌的房屋進行逐個排查並組織救援。這支由58人組成的救援團隊迅速分成四組,其中兩組分別進入了已經確定有掩埋者的蔡榮發家和沈亮星家,展開了搜救工作。
  此前的8月3日,地震向魯甸縣龍頭山鎮襲來時,住在同一條街上的蔡榮發和沈亮星都沒在家中。但當他們趕回村時,前者的兒子、女兒和老母親都被從廢墟中救了出來;而後者先後見到的是已遇難的妻子,還有兩個妻妹的遺體。而三歲半的兒子小思遠,則始終埋在廢墟中生死未卜。8月4日的挖掘並沒能找到這家中唯一的希望。
  昨天一早,蔡榮發夫婦站在自家原本三層樓的廢墟上面,邊在磚石瓦礫中搜尋尚可一用的生活用品,邊和救援官兵們商討著可能掩埋著人的地點。雖然蔡榮發的弟弟還埋在廢墟中,但畢竟妻子、兒女和母親的生還讓他不至馬上崩潰。
  另一邊,剛剛“送走”妻子的沈亮星仍在廢墟邊守候,頭髮蓬亂,兩眼紅腫而出神,也不與任何人交流。鄰居們說,自從地震以後,沈亮星不吃不喝不睡覺,已經在一片廢墟的“家”里孤魂野鬼般地守了近30個小時。他家的房子一半是土坯,早已在滾落的山石下碎成一堆黃土。沈家的一位親戚回憶說這房子已有“幾十年”歷史。鄰居們搖搖頭說,三個大人都是挖出來就沒了,娃兒生還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  早8點,村西頭。蔡家廢墟上一句“(下麵)有人!”的招呼,立刻引來一組大理州公安消防支隊的戰士。他們分別借助木板、鐵釺或直接徒手,掀起了一塊巨大的水泥板,但是最終仍一無所獲。這是他們從清早6點多就開始重覆的無數次無果的嘗試之一。
  8點30分,在同一條街的東側,一臺挖掘機涉水開了進來。時隔一夜後,發掘沈亮星兒子小思遠的工作重新開啟。挖掘機變換著位置,一層層地挖起沈家的那堆黃土和碎塊。駕駛艙里,孩子的表舅邊辨認邊指揮,生怕一次不慎的挖掘又對小思遠造成二次損傷。
  9點,另一位站在鄰家牆頭上的親戚大喊“停!”然後縱身下去從廢墟中揀出兩塊扎滿釘子的木板。與此同時,父親沈亮星遠遠地坐在一旁。他身邊坐著的,是更加憔悴的岳母——那一瞬間,她失去了自己最疼愛的三個女兒,而她即將面臨的可能將是失去外孫的痛苦。
  “娃兒活了”
  村西頭,蔡家的女兒蔡全仙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講述著她和家人的逃生經歷。“地震發生的時候我正在鎮上玩,結果被埋進了倒塌的廢墟里。和我一起被埋的還有三個人,但只有我活下來了,我身邊有一把椅子頂住了從我頭上落下的碎塊。”她一邊在自家的廢墟上對散落的家什挑挑揀揀,一邊說,“我弟弟就在家裡,而且在一層。但是他也正好躺在我家沙發上,靠背也給他起支撐作用了。”蔡榮發夫婦始終在廢墟之上“監督”著挖掘,但臉色還算正常。
  9點30分,沈亮星面無表情地從家裡(去年新建的另一處,還算完好)里拎出一籃子雞蛋。岳母從籃子中小心地挑揀出幾塊震碎的玻璃碎塊,然後選出了一枚雞蛋,交到了女婿手裡。又是一句囑咐。
  在已故親人身邊放置一枚完好的雞蛋,併在守靈、入殮、下葬的過程中伴隨亡者,是當地人的一種習俗,意在入土為安。
  9點51分,分散在周圍的人群開始發出騷動,救援人員和挖掘機的搜尋範圍在進一步縮小。沈亮星親自站到了駕駛艙里指揮挖掘。10點03分,小思遠的姥姥吩咐人準備了一個簡易擔架和一床小被子。
  這是挖掘救援在龍泉村全面展開的一天,但遲遲沒有結果令眾人煩悶。村民們坐在一棟三層半的新樓下麵的陰涼里,在挖出一位被埋人員之前,只有一種情況會讓他們集體站起來——餘震。突如其來的短暫晃動,讓龍泉村村民們產生的第一反應就是遠離樓體。在確認餘震無礙後,他們會重新坐回去。
  10點36分,小思遠找到了。他躺在一張沙發上。救援人員確認,三歲半的小思遠已無生命體徵。姥姥和親戚們呼天搶地地擁著孩子往外走,而孩子的父親沈亮星在此時終於崩潰,他被兩位親友半攙半架著,無力地哭泣著“走”在人群最後。
  突然,“娃兒活了!”不知誰的一聲呼叫,讓在場者一時激昂起來。所有人開始向著前方狂奔。“送醫療室。”有人呼喊著。父親沈亮星也振奮了起來,他將手裡的礦泉水瓶子猛地摔在地上,邁開雙腿從隊尾一直跑到了隊伍前列。“娃兒活了。”這群奔跑的村民像是節日里的狂歡者,將這個重災區凝重、沉悶的氣氛一下打破,掀起一陣瘋狂的聲勢。
  “神經反射”
  孩子被送入帳篷後的幾分鐘,沈亮星看上去像是度過了一年。最終醫生還是開口了,“給孩子洗擦乾凈吧,沒得救了。早一些就好了。”
  沈亮星用手撕扯著帳篷,大聲呼喊著,而後似乎用盡全身的力氣掙扎但仍無法站立。孩子的大媽此時也開始了哀號。大意是:“要是昨天多挖半個小時,孩子就有希望救活”。
  事後據村民描述,當時圍抱著小思遠的一名消防戰士首先發現,孩子的手指曾動了一下。大理州公安消防支隊政治處幹事楊靜回憶,醫生把這種現象診斷為“神經反射”,孩子的生命體徵本就沒有了。
  昨日稍晚些時候,大理州公安消防支隊挖出了被確定的全部被埋者,這6人全部遇難。包括蔡榮發的弟弟。每當送人走之前,廣場上會響起一陣局促而驚心的鞭炮聲。
  兩座樓之間,一位親友端來了一碗盛有某種谷米的碗,中間擺放著那枚被挑選出來的雞蛋。曾有短短的五分鐘的時間,人們認為這枚雞蛋再也用不著了。
  就在這時,又是餘震後的一陣晃動,所有人迅速彈坐起來遠離樓體。只有沈亮星一人仍孤坐在樓下的陰影中。
  本報特派記者薛雷自雲南報道
  攝影/本報記者 郝羿  (原標題:廢墟尋親 幼子“生”而復死)
創作者介紹

懷舊派對

zzanw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